欧美日韩亚洲国产中文,亚洲日本日韩中文字幕狼友版,思99思思久久最新精品,国产一国产一级毛片古装

寫(xiě)詩(shī)的三種才思

作者:李小白

正常的才思所寫(xiě)出的詩(shī),是指向性因果式的寫(xiě)作,詩(shī)中說(shuō)一件事,必然得到習慣性的結果。比如“窮居客訪(fǎng)稀”、“窮居樂(lè )道自躬耕”、“窮居無(wú)酒食”、“窮居意自安”等,窮居即是物質(zhì)條件差,這種情況下,無(wú)論是樂(lè )觀(guān)的安樂(lè ),還是悲觀(guān)的客少都是必然結果,如果作者繼續這一種習慣性的邏輯寫(xiě)下去,那這首詩(shī)看起來(lái)就非常的平凡。

意外的才思所寫(xiě)出的詩(shī),是跳出性因果式的寫(xiě)作,詩(shī)中說(shuō)一件事,得到的結果是出人意料的。比如“貧思戎馬淚盈巾”、“老病孤舟涕戎馬”之類(lèi)(老杜詩(shī)組合的),這樣詩(shī)句,詩(shī)人所思并不會(huì )受到事件本身指向性結果的局限,他們會(huì )跳出這個(gè)事件本身,進(jìn)行發(fā)散,然后尋求一個(gè)乍看起來(lái)沒(méi)有關(guān)聯(lián),但實(shí)際又有關(guān)聯(lián)的結果。這樣的詩(shī),就會(huì )讓人眼前一亮。

超絕的才思所寫(xiě)出的詩(shī),是跳出性因果式寫(xiě)作的放大,在得到意外結果之后,對這個(gè)結果進(jìn)行再發(fā)散。比如“安得廣廈千萬(wàn)間,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,風(fēng)雨不動(dòng)安如山。嗚呼,何時(shí)眼前突兀見(jiàn)此屋,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”。本身杜甫自己的窮居是最初的出發(fā)點(diǎn),然后跳出自己,得到其他諸如“貧思戎馬淚沾巾”的發(fā)散是跳出的點(diǎn)。一般在這個(gè)點(diǎn)上,已經(jīng)是超然一等了,但老杜并沒(méi)有讓飛動(dòng)的才思停下來(lái),繼而又在這一點(diǎn)上進(jìn)行了更深層次的發(fā)散處理,得到類(lèi)似廣廈庇天下寒士而自己獨死的最終結果。這個(gè)結果非常的出人意料,因為它的邏輯線(xiàn)非常細微,很不容易被人察覺(jué)。

用窮來(lái)舉例,并不是說(shuō)要在窮時(shí)發(fā)宏愿說(shuō)大話(huà),就是超絕的才思,而是想試著(zhù)說(shuō)明不同才思寫(xiě)詩(shī)的過(guò)程。

如果不夠明白,那可以用事件a,指向性結果A,跳出性結果A’,再發(fā)散性結果A",組成公式進(jìn)行表示:

正常的才思a——A

意外的才思a——A——A’

超絕的才思a——A——A’——A"

這樣就能非常清楚的看出來(lái),三者才思之間的差異。要注意的是,差異并不是直線(xiàn)型的縱深差異,也是橫向的差異。

因為這三種才思還會(huì )表現出這樣的差異——

正常的才思:a——A

意外的才思:a——A——b

超絕的才思:a——A——b——B(b=Ab,B=AB)

原事件整體邏輯線(xiàn)依舊存在的基礎上,發(fā)散到了另外的事件之上,然后對這個(gè)事件進(jìn)行處理。比如“天下傷心處,勞勞送客亭。春風(fēng)知別苦,不遣柳條青”。送別a,傷心A,春風(fēng)B,柳條b。

這個(gè)差異也就是詩(shī)話(huà)詩(shī)評中常說(shuō)的思力差異。正常是基礎,意外是中級,超絕是高級。

基礎思力的人,寫(xiě)作是直線(xiàn)型寫(xiě)作,a——A,春天就春愁,送別就悲傷。

中級思力的人,寫(xiě)作是跳轉型寫(xiě)作,a——A——(A’或b),在春天也會(huì )春愁,但并不限于春愁,會(huì )在這一點(diǎn)之上繼續發(fā)散。比如“一片花飛減卻春,風(fēng)飄萬(wàn)點(diǎn)正愁人。且看欲盡花經(jīng)眼,莫厭傷多酒入唇”。送別也是會(huì )悲傷,但不會(huì )就只是悲傷,還會(huì )在悲傷之上,做出更多的思考。比如“與君離別意,同是宦游人。海內存知己,天涯若比鄰?!薄扒Ю稂S云白日曛,北風(fēng)吹雁雪紛紛。莫愁前路無(wú)知己,天下誰(shuí)人不識君?!?/p>

高級思力的人,寫(xiě)作是二次跳轉型寫(xiě)作,a——A——(A’或b)——(A"或B),在思維上不斷發(fā)散的同時(shí),把握既定的邏輯,對原始事件做出更深層次的處理。春天在春愁賞春的發(fā)散的基礎上,再次發(fā)散,比如“洛陽(yáng)城東桃李花,飛來(lái)飛去落誰(shuí)家。洛陽(yáng)女兒惜顏色,坐見(jiàn)落花長(cháng)嘆息。今年花落顏色改,明年花開(kāi)復誰(shuí)在。已見(jiàn)松柏摧為薪,更聞桑田變成海。古人無(wú)復洛城東,今人還對落花風(fēng)。年年歲歲花相似,歲歲年年人不同。寄言全盛紅顏子,應憐半死白頭翁?!彼蛣e也是如此,“天下傷心處,勞勞送客亭。春風(fēng)知別苦,不遣柳條青”(送客——天下傷心處——春風(fēng)——不遣柳條青)。

高級思力要展現,因為中間的轉折過(guò)多,所以一般都是在長(cháng)篇之中得以展現,短篇要展現,就需要興象。物象驅使如意,就能免去許多敘述上的言語(yǔ),比如上面李白的五絕,物象會(huì )使人的注意力發(fā)生跳轉,不在之前的基礎事件上糾結,從而實(shí)現跳出的作用。

但如果不能如意的驅使物象,那就要將需要陳述交代的言語(yǔ),全都交代清楚,比如老杜的《茅屋為秋風(fēng)所破歌》,如果前面不去長(cháng)篇論述破屋的情形——茅屋之破敗,風(fēng)卷茅之細節,追童之細節,天氣之細節,屋漏之細節,多年人生的陳述,而是直接用簡(jiǎn)短的言語(yǔ),說(shuō)出最后的安得廣廈千萬(wàn)間,就會(huì )成為無(wú)足輕重的大話(huà)。因為只有把自己的苦活得越清楚,才能知道這種苦是何種滋味,才越能明白別人的苦,才可能會(huì )生出讓別人免于這種苦難的想法。

我要分享這篇文章